蓉欧快铁将逐步调整终点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6 05:39    次浏览   >

“当汉武帝派张骞开通西域后,蜀锦便迅速成为北方丝绸之路的贸易主角,从羊肠小道变成宽阔大道,从鲜为人知到全世界追捧。”王毅表示,从汉代发展到唐宋时期,蜀锦的影响力达到顶峰,成都成为世界的织锦中心,其产品行销世界各地。

即将成为中西部唯一的双机场城市,使成都有实力有机会成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物流大通道,特别是空中物流通道中的枢纽城市。

成都是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枢纽,向北可联通北丝绸之路,向南可联通南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向东可联通长江经济带,实现两大国家战略的联通互动。

“成都在丝绸之路史的地位极为特殊,没有成都,就没有丝绸之路。”王毅表示,公元前122年,张骞出使西域归来,称自己在大夏国见到了蜀布、邛竹杖,由此断定中国西南有一条通往域外的古道。当时,丝绸之路已经沟通着庞大的大汉王朝与西域诸国,而很少有人知道,在中国西南的崇山峻岭中,还有一条南方丝绸之路,这是一条从成都起步,通往缅甸、阿富汗乃至地中海的古道。

蓉欧快铁返程班列的开通、航空第四城地位确立、对外开放程度呈几何级增长……近两年来,成都用实际行动主动融入“一带一路”,正成为四川和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门户城市和面向亚欧的国际贸易物流桥头堡。

四川丝绸文化以蜀锦为代表,兴旺于东汉三国,盛大于唐宋,有“天下母锦”的美誉,成为我国四大名锦之首。“成都是北丝绸之路、南方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三条丝绸之路的起点,并且成都当时是中国丝绸的主要产区技术中心。”王毅告诉记者。

本月底,满载欧洲食品的蓉欧快铁首列返程班列将抵达成都。蓉欧快铁已开始大力延伸国际国内快速大通道。在国外,蓉欧快铁将逐步调整终点,将从目前的罗兹调整至离欧洲边境更近的马拉,未来将形成“马拉+罗兹”、“马拉+俄罗斯”等集散地模式,并在相关地区建设中国商品贸易中心。在国内,蓉欧快铁已开始推动与中心城市的对接,尽快实现沿海和内陆更多城市的互联互通。

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面具,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纯金打造的黄金面罩,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埃及、西亚等地。

地处四川盆地腹地的成都,与两条丝绸之路联系起来,成都的蜀锦、蜀布、枸酱、铁器行销遥远的大夏(今阿富汗)、掸国(今缅甸),乃至遥远的地中海流域;海外的海贝、象牙、琉璃也来到了西蜀大地,使得成都早在汉代之前就成为一个开放性的国际性都市。

世界500强纷至沓来的同时,落户企业相继追加在蓉投资,成都正成为全国和全球产业、资本、人才汇聚中国西部的首选之地。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成都,这座丝绸之路南起点城市,这座在历史上以包容与繁华闻名于世的城市,又一次迎来了走向世界前沿的关键机遇。

在王毅看来,四川的丝绸之路起源要比西安早,是最早和外界有物品交易往来的地区。“南方丝绸之路的形成与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从远古时期便存在的西南各民族迁徙和文化交流的自然通道,发展到战国后期蜀人通商海外的民间商道‘蜀身毒道’(身毒,今印度),经秦、汉代两朝中央政权的大规模开凿和经营而全线畅通后,南方丝绸之路成为沟通中国和南亚、东南亚、西亚的重要通道,后虽经历了唐、宋、元、明、清等各朝代的兴衰起伏,变化发展,南丝路上的民族迁徙,商业贸易却从未中断过,延续两千多年,至今仍发挥着对外交往的重要作用。”

新增世界500强企业数量也实现了同比翻倍。今年1~6月,成都新增美国利宝互助保险集团、澳洲联邦银行、美国万通人寿、法国圣戈班集团、法国国营铁路公司、英国乐购集团等6家世界500强企业,与去年同期相比数量翻倍。截至目前,落户成都的世界500强企业已达268家,其中境外企业199家,境内企业69家。投资方向主要集中在高端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

“成都发达的织锦业与汉、唐、宋时期成都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城市地位是吻合的。”通过对相关文献研究,学术界公认,当汉武帝派张骞开通西域后,蜀锦成为北方丝绸之路贸易主角。

数据显示,成都是国内四大区域性电子信息产业基地之一,产业规模居中西部城市第一,全球约50%的苹果平板电脑(ipad)是“成都造”,约60%的笔记本电脑芯片在成都封装测试。成都还是国内重要的汽车生产基地,整车年产量近100万辆。

成都已建成亚洲最大的成都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拥有西部最成熟的“海铁联运”物流通道,全方位打通了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长江经济带的海铁、公铁、铁水、多式联运通道。已开通至波兰罗兹、中亚五国以及上海、广州、深圳、泸州、万州等地的铁路集装箱五定班列,居西部城市首位。

天府新区成为国家级新区也为成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天府新区作为成都新的发展空间,在成都未来发展和引领四川乃至西部发展中发挥重要的加速器作用。今年,随着中法成都生态园、川法生态科技园、中德中小企业产业园等一大批项目的顺利实施,更是进一步加快了成都市融入世界经济循环的发展步伐。

“学术界认为,成都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和源头。”说起成都与“一带一路”的历史渊源,市博物院院长王毅十分感慨,早在夏商时期,成都与印度、埃及等就已开始了文化和贸易交流。

下一步成都将借力战略支点的特殊位置,全力建设天府新区、高新区、经开区和综保区四个国家级园区,全面参与国际分工,发挥中国企业西进“桥头堡”、亚欧企业东进的节点城市作用。

站在全新起点上的成都,正在酝酿一个万亿级的市场。在成都看来,“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建设等国家发展战略给成都带来了巨大机遇。成都既是内陆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天然交汇点,又是西向、南向国家与中国西部合作对接的“落脚点”,是国家新一轮向西开发开放的枢纽城市,具有独特的区位条件和巨大的发展潜力,正成为内陆开放的前沿阵地。

“丝绸之路”是指起始于古代中国,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商业贸易路线。狭义的丝绸之路一般指北方丝绸之路,近年来也有学者提出南方丝绸之路的概念。丝绸之路开通后,成为印度、西域与北方、中原之间的桥梁。古道上,既有驮着象牙、麝香、琉璃、香料而来的外国商旅,也有运送着茶叶、丝绸、瓷器西去的中原商贩。

多年的努力在去年实现了质的飞跃,中国经济“第四极”正在中国西南地区崛起。2014年,成都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万亿;今年成都再接再厉,上半年成都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136.1亿元,同比增长8%。

立足于调结构加快产业升级,成都迅速完成了“新常态”下的一系列部署:率先发展信息安全、节能环保装备制造等五大高端成长型产业,突出发展电子信息、轨道交通等重点优势产业,大力发展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今年,获批在蓉设立领事机构的国家达到15个;与德国波恩、印度班加罗尔等25个国外城市建立了国际友好城市关系,与36个国外城市建立了国际友好合作关系。市外事侨务办负责人说,来蓉设领的这些国家中,泰国、新加坡、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以色列、印度、波兰均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节点国家,将助推成都走在内陆开放的前沿。

成都是“中欧航路”和亚欧大陆桥关键节点,已开通至旧金山、东京、伦敦、墨尔本、阿姆斯特丹等国际直飞航线,是中国航空第四城。

今年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其中提出,将把成都打造为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之一。

成渝地区一直被看作中国经济发展的“第四极”,对中国经济版图的夯实和重构承担着重要的责任。成都,经过多年发展已初步构建起了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和都市现代农业联动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南方丝绸之路开通要比北方丝绸之路更早。”王毅介绍,夏商时期的三星堆与金沙遗址出土了大量象牙、海贝,来自印度洋,在越南北部冯原文化遗址出土的玉凿、玉璋等,三星堆、金沙十分常见,这都是南方丝绸之路存在的重要物证,“三星堆、金沙遗址早于西汉上千年。”